寄一场春梦

  春天的风,吹不透胸膛  春天的风 ,照不明心里  似是欢喜,似是厌恶  蜷缩于床上,却抓不住手臂,抓不到自己  我是什么,我做什么,我想什么  耳畔只有嘈杂  换一口气,是在努力的回忆的  回忆刚刚的梦,我做梦了吗?  我想是梦到你了,然后你悄悄的擦去了它  似是可笑,似是气愤  外面,定是暖和的吧  我看不见只抓起一手沙土  扬过树枝,随风而逝【责任编辑:月华】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东南亚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