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重音律

       我散乱着我的长发,袒露着我的胸脯,赤裸着我的双脚,怀抱着一只古旧的三弦的木琴,坐在冰冷的黯淡的石头上。我拨弄着琴弦,海水随着音律潮涨潮歇。­    我左手的食指紧挑着木琴的第一根弦 ,我的生命的弦---沧桑的惆怅的生命之弦---从中生代的三叠纪走来的­祖始鸟,经过亿万年巨变,慢慢成石,在万马奔腾的音乐中悄悄隐匿于泉水叮咚的深奥里……­    我右手的无名指急挑着木琴的第二根弦,我的死亡的弦---恐怖的骇人的死亡之弦---从地域的最底层里走来的食人兽,张着血盆大口,伸长了舌,贪婪的舐吸着脑汁与血浆,又疯狂的卷食着残骨……    我左手的无名指右手的小指轻挑着木琴的第三根弦,我的爱情之弦---从伊乐园里走来的持弓的少年,缓缓放下手中的箭,抱起一个结满哀怨的已死的女郎,在沙漠里、在涛海里、在云隙里,他抱起了一个结满哀怨的已死的女郎,无去处的流浪……­    我散乱着我的长发,袒露着我的胸脯,赤裸着我的双脚,疯狂的乱弹着古旧的三弦的木琴,天与地、山与林在猛烈的无休止的晃动……    我双手血淋淋的紧挑着第一根琴弦 ,急挑着第二根琴弦 ,轻挑着第三根琴弦,海水随着音律潮涨潮歇……    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东南亚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