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中的唐姬

  【编者按】黄鹤楼前寻黄鹤 ,相思树下说相思,追昔忆昔昔何逝,想君恨君君不知。何时我们能不再寂寞,什么时候我们能不再守候,不再执着?如果那份淡然真的不属于我们。那就让我们微笑地感叹,让我们辗转在四季的轮回里,生生世世无悔地追寻……    魂牵梦萦的是那时那地你翻飞的衣袂,    无痕的残梦中,踏着你的余韵我迈向久远,    无言的回忆里,吟着我的怅然你可曾浅叹。    湖畔的断桥边,那飘渺的笛声可还在婉转,    红尘的迷乱下,那袭洁白的华衣依旧不染 。    无法忘怀的是那天那夜你伞下的清泪,    梧桐更兼风戏雨,桐叶下浸湿的青丝与红颜,    彤云拢月影儿孤,一缕幽魂换得几多泪涟涟。    夜幕倚叠相思重,落下一地凝想无悔地纠缠,    琵琶对歌酒断肠,万灯寂灭的惆怅悱恻缠绵。    听着忧伤的古曲,我踏着前人的足印想走进那个传说中的你。而你却一直在守候,你在守候着什么呢,难道像我一样在原地守候着寂寞?我看得见你,我走得近你,我却走不进你……    我想为你撑一顶伞,却怕遮住了你抬首相望的蓝天,    我想为你画一笔眉,却担心我这泥淖须眉惹你轻叹。    我想给你一份依靠,却不知如何融释你心中的清寒,    我想看清你的容颜,却不忍心看到你那满目的潸然。    我想……    我该为你掬起一捧泪,照见我的愁容你的泪眼,    我该为你拉起一帘幕,你本不属于这红尘凡间。    我该让你的愁眉轻舒,可我不知你还有多少怨,    我该远远地抬首远望,与你在一起默默地飘散。    何时我们能不再寂寞,什么时候我们能不再守候,不再执着?如果那份淡然真的不属于我们。那就让我们微笑地感叹,让我们辗转在四季的轮回里,生生世世无悔地追寻……     【责任编辑:雨亦奇】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东南亚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