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代战神

【导读】咸阳城外,破草亭中 ,一代战神仰天长叹“我何罪于天下而至此哉。”那声音是多么的哀切、凄凉,它在山谷间似游魂般来回飘荡。  “此地由来是战场,平沙漠漠野苍苍。恒多风雨幽魂泣 ,如在英灵古庙荒。赵将空余千载恨,秦兵何意再传亡?居然祠宇劳瞻拜 ,不信骷髅亦有王。”谷口村外,骷髅王庙中,此刻,显得是那么的宁静。可谁能想到 ,两千多年前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这个宁静的地方,曾被恐怖与鲜血淹没 。四十五万个男子的头颅,在一夜之间被齐刷刷的砍下。哭声、惨叫声混在了一起,构成了一曲使人闻后,就不由得感到毛骨悚然的音乐。那是来自地狱的声音,那是为死亡而奏响的哀曲。战国之末,秦赵之争。长平荒野上那一场惊天动地的战役,成就了武安君白起这一代战神那不可动摇的神话地位 。同时,那堆积成山的赵军将士尸体,也见证了这位杀人魔王的暴行。    他把宝剑一扬,六国军队即刻抱头鼠窜 、闻风丧胆。战神一出、谁与争锋。古往今来、有哪个在沙场上征战的将领能自始自终、百战百胜、保持金身不败?大名鼎鼎的诸葛亮不能,雄才伟略的曹操不能;骁勇善战的李广不能 ,神鬼莫测的刘伯温也不能。而他,武安君白起,一定是上帝他老人家在精挑细选后,用最好的材料将他制作而成的 。不然,他怎能在中国历史上最混乱、最血腥、最好战、最残酷 、最把杀人当儿戏、那强者如林的时代横扫千军,所向无敌。他的战绩表上没有失败记录,不是别人不行 ,而是他太有能耐。所以才使得那些不是和他同在一个等级的英雄豪杰黯然失色,连头也抬不起来。我敢肯定,如果没有他为大秦国打下那一片天地、扩张那大片疆土,那后来一扫六合而统一华夏的大人物,有可能就不是那个现在耳熟能详的赢政,始皇。    他自号人屠,这让我联想到了那些嗜血如命、杀人不眨眼的魔头。而事实上,他本身就是一个另敌人不寒而粟的杀人狂。儒家的仁义礼智信,在他眼里是旁门左道。只有高举战刀砍下,然后看着敌人那血淋淋的头颅在一堆堆无头的尸体上咕噜噜地打滚,然后踩在那头颅上,发出那可以撕破夜空的 、夹着血腥的、撕心裂肺的狂笑。这对他来讲,才是最经典,最有用的作战法则。战争就是去杀人,或者被人杀。或许 ,他比其他将领更明白 ,更加迷信这个道理。所以当武安君跃马扬鞭,又要进行新一轮征战的时候,丧钟也开始在为他的敌人响起。    他无师自通,百战成名。函谷关外,数十万秦军铁骑整装待发。甲光向日 ,金鳞耀眼。战神一次又一次的创造奇迹,然后演绎着属于他,也属于敌人 ,更属于历史的恐怖传奇。只有两百多个春秋的战国时代,在一次又一次的战争中,先后有近三百万个冤魂死于刀剑之下,而战神武安君刀下包揽其中的二分之一的冤魂。他征战数十年,坑杀 、斩杀了一百六十五万个人。他把人间变成了地狱。这让上帝也震怒了,他老人家再也不能容忍自己的杰作在人间继续肆无忌惮地施暴了。上帝知道,他若不及时毁掉他当初精心制作的那个战神,那天堂与地狱之间,隔绝的,就只剩下那一大片没有墓碑的坟场。    咸阳城外,破草亭中,一代战神仰天长叹“我何罪于天下而至此哉。”那声音是多么的哀切、凄凉,它在山谷间似游魂般来回飘荡。他看着枯叶纷纷从树上落下,一片、两片、直至千片万片。他终于想明白了 ,对着那如尸体般堆积在脚下的落叶,他发出有生以来最低沉的声音,他说:“我固当死。长平之战,数十万赵军降卒何罪?我诈而尽坑之,是足矣死。”是足矣死,说得很轻松。只是此刻你死非其罪 ,你拔剑自刎后,幽冥地府中,多出的,又是一个等待审判的冤魂。【责任编辑:可儿】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东南亚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