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节的断章

   五月    肥了的季节,和肥了的阳光一样 ,站在简洁的田上,五月就显得很有高度,也如此伸展着一望无垠的清澈。    春天的痕迹还在留恋里喧嚣,苍颜的绿色还在断壁上攀沿。有一张沧桑的落叶,划过了日历中的伤痛,我曾在那里久久塑成一座脆弱的雕像,颓废着青烟下的无数的灵魂。五月本是褪掉桎梏的季节,可在记忆中盛满了岁月沉痛的皱纹。    捡拾起被季节抛洒的碎片,时光在伤口龟裂了台历的扉页。就是一点游离的光斑,把五月浸染得绯红的血色。    其实五月还有果实可以采摘,就像成熟与否的想念,总怀揣着幽幽的怅然,在十字路口,谁都会迷茫。终究还是会在踟蹰中,有如正午的太阳,被田地里流淌着汗水的镰刀收藏。  散文在线www.sanwenzx.com中国最大的散文网  这个五月最多的是呼唤,宛若某个细节的清点。麦田里开始金黄了,只有干裂的田埂在孤寂的守望,守望那个呐喊的断带。    六月    六月清凉,只有在子夜人声褪尽的瞬间。我终究是醒着,因为黑夜里都是刺眼的亮点 。    疲劳的热气,撞在了人流的肩膀,溅落一片片金色的光芒,如虫子的啁啾,爬满了梦中的天堂。在六月还颤抖着的阳台上,有一张书页在随风飘散 。    月光来的时候,六月已司空见惯,一张空荡荡的餐桌,仅仅搁放着一个空碗,等村里的回忆来装满月光。    影子在这个季节最容易记住,如记住六月的生日,多一个纹路,就是成长的延长。    还有个恐惧的邮单,在乡村的路上,艰难的问道。六月来的时候,天边的路啊,又多了拥挤的残骸。    六月,幸喜我过的是7月,黑色并不那么重要。【责任编辑:可儿】    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东南亚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