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来过,我很乖......

  我叫余艳 ,出生那天被亲生父母抛弃,  一贫如洗的养父义无反顾地用水汤救活了奄奄一息的我。  春去又秋来,苦藤上的一朵小花长大了。  洗衣、煮饭、割草,家务事与爸爸一起分担,我知道自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,  所以很乖很乖,不让爸爸多一份忧心。  学龄的我学习上进,优秀的成绩和学校的趣事能让爸爸笑逐颜开。  没有妈妈,我们照样幸福!    噩梦暴风骤雨而来,摧残了求生若渴的我,  看着病历上的“急性白血病”和一筹莫展的爸爸,我知道捡来的娃娃害不起这病,  8岁的我替不识字的爸爸在病历上签下“自愿放弃治疗”,然后回家。  穿上姑姑买来的新衣 ,同他们留下了我最后的遗照。  微笑过后是忍不住掉下的眼泪。    含泪凝望上学路,  记者阿姨不忍心树叶就此悄悄滑落,报道了苦命女孩的故事。  成都被感动了,互联网也震撼了,  70万捐款如雪片般飞进我的床榻。  医院里我顽强忍痛,化疗的摧残我不吭一声。  医生徐妈妈给了我慈母般的温暖,她给我买来了红皮鞋和白袜子。  我穿上它脚不沾地,  梦想自己是白雪公主流连在茂密的森林里,痛苦暂时忘却。  饥肠辘辘的我偷吃了最后一块方便面,腹痛难忍,连医生也回天无力。  痛苦不堪中写下了最后的遗书,感谢所有关心我的人 ,  把剩下的54万医疗费当成生命的捐赠,留给同样患白血病的其他7个小朋友。  身体远离了病魔的摧残,灵魂飘向祥和的天堂,一路上善良的人们给我送行。    爸爸,不要悲泪。谢谢你给我8年的生命让我留恋人间。  女儿不孝,天上小天使要回去了。  我会时时飞来看望你,你不孤单。  我来过,我很乖......【责任编辑 :男人树】  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东南亚新闻网